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第9章   再入公门-5

    第9章   再入公门-5

    作者:    

      北京的夜生活和上海不同,年轻人喜欢去酒吧。阿树偶尔也和朋友们去了两次,一次是后海的酒吧,后海属于那种文化气息的酒吧,有弹唱,表演。一次是当时非常有名的一个叫“夜晚”的交友酒吧,在里边如果看到某个中意的女孩可以让服务生传递纸条交友。阿树和朋友坐了半天,朋友让服务生传出了一个纸条,等了半天却没有回音,最后只能悻悻的回去了。走到门口,看到一个老外搂着一个女孩正往外走,还得意洋洋地看着阿树他们炫耀着。阿树心里骂了一句,现在的女孩都喜欢找洋人,也见怪不怪了。后来听说“夜晚”交友酒吧关门了,就没有再去。

      许璇一直没有再和阿树联系,阿树忍不住通过老胖他们打听,却听到一个震惊的消息,许璇结婚并且听说快要生孩子了!阿树晕晕的,不过很快就摆脱了伤心的状态。身边已经有陈燕了,有人说过忘记一个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再找一个女人,果然有道理。生活,就是这样前行着,不管你愿不愿意,当年的山盟海誓还在耳边,今天的现实却让你感到那时的自己只是一个笑话。

      春节阿树回家呆了几天,父母姐姐开始催促阿树该找对象了,阿树说明年就把人带回来,还给他们看了陈燕的照片。春节后继续在北京,陈燕中间来看过阿树一次,阿树请假带陈燕在北京玩了好几天,唯一郁闷的是晚上陈燕还是不同意给他,其他怎样都可以了,就是最后一步很坚持。阿树在沮丧的同时,也很欣赏。

      阿树参加了注会考试,一次性通过了4门,剩下的一门第二年肯定可以过去。注会考试号称最难考的考试之王,就这样被阿树攻克了,充满信心的阿树对未来开始了谋划。

      时间转眼进入6月,原定的半年借调时间快到了,阿树是真心不想回去,但主任已经开始催他了。阿树找到了总部的那个处长,最后总部决定延长三个月借调,理由是大事记也确实没有写完。阿树高兴的给主任汇报,主任虽然同意了,阿树却明显感到主任的冷淡。

      接下来的三个月,阿树心无旁骛的学习资料档案,在系统提高业务水平的同时,出色的完成了大事记的编写。阿树的工作得到了总部办公厅的表杨,并告诉阿树表扬信已寄送上海阿树的单位。阿树带着满满的希望回到上海上班,却发现一切都不同了。

      办公室从其他处室调来了一个叫小柴的同事,完全接替了他的工作。小柴虽然大专毕业,却是上海人,处理信访得心应手,也很会说话讨主任和副主任欢心。阿树发觉自己原来看不上的信访工作如今也不属于自己了,只能帮着打打杂。开始阿树还天天盼着总部的表扬信,但等了一段时间阿树就明白了,或许总部根本没有发什么表扬信,即便是发了,估计也被主任、副主任截下了。自己擅自要求总部延长借调时间,看来已经构成了对主任权威的挑战,没办法反对总部的决定,但是对阿树却可以有一百个后招。

      信访工作难熬,无所事事的日子就是煎熬了。阿树消沉了两天,后来也就随它去了,乐得清闲,反正也不是什么好工作,有时间就去喝酒或者陪陈燕,早上也经常迟到。到年底考评的时候,阿树考评全处倒数第一,主任找他谈了话,没有批评,就是说以后好好干还有机会等等。之后小柴提了副科长,一个大专毕业生,成了阿树的顶头上司,年龄比阿树还年轻两岁。

      阿树找到人事处长,谈了自己想换岗位到业务处室的想法。处长态度倒是很好,说一定考虑,但时间过了两个月,一点回音也没有。

      阿树又找到主任,主任说他知道了,人事处和他讲了,但依旧没有下文。阿树慢慢的明白了换岗位的难度。任自己研究生毕业、律师、注会双证又熟知业务,甚至只是个信访岗位的打杂副手,领导不同意你就不可能换处室。别的处室的领导也犯不着为了一个小兵和主任这样的实权派要人。

      陈燕快毕业了,打算考公务员,阿树支持。阿树想看来自己在这个单位是没有前途了,穷则思变,自己要考虑离开了,两进两出已经证明自己完全不适合走仕途。两个人总有一个要稳定,陈燕做公务员挺好的,女人在机关有很多优势,压力不大,领导愿意照顾,生活也舒适。

      在陈燕确定成为公务员的第二天,阿树最后一次找主任、副主任谈话,要求换到业务处室。在没有得到肯定答复后,阿树毅然辞职,走上了再次求职的路。当天晚上,阿树约那两个一样怀才不遇的同事一起,大醉了一次。那两个同事听到阿树辞职,嘴张的老大。

      阿树在宿舍睡了两天,手机也没开。陈燕冲进来,看到阿树的样子,顿时也顾不上着急了,心疼起阿树。阿树抱着陈燕,思绪渐渐清晰起来。

      “我失业了,我们不合适,你走吧。”

      阿树痛苦地点燃一颗烟,他感觉有些不愿面对陈燕。陈燕没有回答,咬了咬嘴唇,羞涩而坚决地主动亲吻阿树。见阿树没有反应,陈燕默默的把阿树的手拉过来,放在自己的高耸上。

      阿树激动了,看着陈燕鼓励的目光,把陈燕放倒在床上,所有的遮掩都熟练的被解除了。

      “轻一点,我是第一次。”

      陈燕有些痛苦的蜷缩着身体,过一会慢慢的又舒展开来。阿树开始疯狂的冲撞,几分钟后,阿树瘫软在陈燕的胸前。

       找工作很不顺利,倒是有几次面试机会,但之后都没了下文。阿树之前的工作时间太短了,又是不得不辞职,干脆没把这段工作经验加入简历,这样一来他又成了职场小白。陈燕已经毕业上班了,一直鼓励阿树,也常常给阿树钱花,让阿树在感动的同时,也希望尽快的找到理想的工作。

      很久没有二瘦的消息了,阿树感觉二瘦可能出事了。他来到二瘦单位,虽然以前没来过,但阿树知道二瘦所在的机关是一个保密单位,他在单位的门卫室,让门卫叫二瘦出来。

      “你说陈得志?他犯事被抓了,唉,现在的大学生啊,不学好。”

      门卫感叹地告诉阿树。

      阿树呆住了。怎么可能呢?二瘦是那么老实的人。阿树不禁回忆起前段时间二瘦的不正常,他还以为是因为陈燕,二瘦肯定看出来了陈燕喜欢自己。但今天这消息却几乎让他崩溃了。二瘦瘦小的身体里到底承受了多少?监狱法庭,从天之骄子到阶下囚,阿树感觉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。

      司法流程已经走完,辗转打听,阿树终于了解到二瘦被关压在XX省的第X监狱。陈燕听了也非常吃惊,通过家里人找二瘦单位的熟人打听,才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委。原来二瘦把单位的3份机密文件卖给了境外的某机构,才卖了1万块钱,却因此被判了十年。谁也不知道二瘦这么做的原因,十年啊,三千多个日夜,二瘦将怎样度过?阿树没工作却有大把的时间,和陈燕借了些钱,坐火车来到了XX省的第X监狱探视二瘦。

      会见室里,阿树忐忑地坐在那里,不知道一会该怎样面对这个遭难的最好的朋友,同时现在还是情敌。二瘦出来了,人明显瘦了黑了,阿树发现二瘦居然有白头发了。二瘦才三十不到啊,可以想象这段时间他的心理压力有多大,境遇有多可怜。二瘦很平静,和阿树说了很多话,大部分是回忆在学校时的趣事。阿树想说的话想问的事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,会见时间很快就到了。阿树给二瘦买了许多吃的,也不知道二瘦能不能吃到嘴里。

      “陈燕不错,对她好点。”

      二瘦终于谈到了陈燕,但只说了这一句话,就转身在狱警的看护中离开了会见室。拐过墙角,二瘦回头看了一眼阿树,眼泪终于流了出来,阿树没看到。

      到底是为什么呢?阿树回上海的路上,觉得百思不得其解,他实在没想到二瘦会犯这种错误,而且是如此严重的断送前途的错误。在钱的问题上,他从来不觉得二瘦会守不住底线。难道是二瘦家里出了什么事?二瘦家人阿树一个也不认识,没办法去弄明白原因。不管怎样,阿树相信二瘦一定有理由,二瘦永远是他最好的朋友。铁网高墙,二瘦在里面怎样度过十年啊,阿树决定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看看这个兄弟。

      二瘦的事情让阿树沮丧了好几天,又开始继续找工作。恰好剩女,应该叫阮文静约他吃饭,吃饭时剩女了解到阿树失业了,当场就拿出电话打给了之前那个北京的朋友,得到确认后,把阿树的情况大概介绍了一下,朋友让剩女把阿树的简历发了过去。阿树很感激剩女,不管事情成不成,剩女是真心帮他,是他的贵人。

      三天以后剩女告诉阿树,北京的工作成了,是一家很好的外资银行,阿树去法律部工作。阿树接到剩女的电话时嘴张的老大,半天才反应过来,连忙向剩女道谢。这工作简直太好了!阿树本科学的是英语,研究生学法律,现在律师证和注会证都有,在原来单位总部写大事记的一年充电恶补了了大量金融知识,外资银行的法律部非常适合阿树。阿树不禁慨叹,熟人介绍,对找工作来说真是最好的捷径了。这种好职位,在招聘会上是看不到的。招聘网站上或许能看到,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应聘,靠投简历拿到面试机会的可能性大概和买彩票差不多。

      唯一的遗憾是阿树要去北京工作,阿树在借调的时候再北京呆了差不多一年,感觉还不错。陈燕很舍不得阿树去北京工作,但还是很支持阿树,安慰阿树说等过几年有经验了,还可以回上海来,自己休假也可以去看他。

      明天就要去北京了,阿树一个人在黄浦江边走了很久,留恋、迷惘、伤心、寂寞,百感交集。外滩对面,是陆家嘴,阿树默默发誓一定要在北京抓住机会,好好发展,将来回上海这里再谋一席之地。上海来三年多了,阿树走的坎坷曲折,但要离开的时候,阿树很舍不得。这个城市让人爱,又让人恨,但它的发展却是日新月异的。现在上海已经定位为中国的金融中心,江对面几座摩天大楼正在建设过程中,地铁从1、2号线增加到很多条,到处随处可见黑的白的外国人。在这个中国最具包容性的城市,阿树却走到了边缘,不得不千里逃离。

      陈燕去出差了,阿树收拾了随身的衣物,只有一个背包,登上了开往北京的高铁。阿树把去北京工作的消息告诉了家里,父母都很高兴,北京离家里比上海近多了,而且又是首都。当然阿树在北京工作也不可能经常回家,但父母心里却觉得舒服很多,儿子从天边回来,离他们更近了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
    赠送礼物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东方彩票网-北京pk计划在线_北京pk10在线计划免费软件下载_北京pk拾计划靠谱吗币;

    东方彩票网-北京pk计划在线_北京pk10在线计划免费软件下载_北京pk拾计划靠谱吗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东方彩票网-北京pk计划在线_北京pk10在线计划免费软件下载_北京pk拾计划靠谱吗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3】0715-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-8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